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首 页  →  教育
地方组稿:北京 | 天津 | 上海 | 重庆 | 广东 | 河北 | 山东 | 江苏 | 山西 | 河南 | 甘肃 | 宁夏 | 陕西 | 四川 | 安徽 | 湖北 | 湖南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更多
女优进课堂谈教育 最潮乞丐走四方目标做慈善
2020年11月12日14:15:30    来源:合房网资讯中心

  导读:日本AV女优走进华中师大课堂,此消息一出便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最潮乞丐的事件关注热度一直不减。最潮乞丐名叫周飞,他的目标是未来出席饭局收费八百元,上节目收费万元,为人代言产品则十万元。

  日本AV女优走进华中师大课堂,此消息一出便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前日,彭晓辉向记者证实,有此打算,正准备向学校申请,但结果尚未可知。 有评论称,邀请“AV女优艳星”走进华师大课堂,这除了能获取眼球效应和浅表层次的轰动之外,实为无聊之为。

  经查阅相关资料获知,今年29岁的红音萤是日本曾经红极一时的AV(成人电影)女星,但在2008年退出AV界。一边是华师大正常课堂,虽然是性学专家授课,但不乏其作为课堂教学的严肃性和教育引导功能。而另一边则是曾经在AV届红极一时的“艳星”,为何华师大教授会有让“AV女优进课堂”这种让人瞠目结舌的想法?在当事人华师大性学专家彭晓辉看来,红音萤虽然是AV女星,但那是过去现在却是防艾大使,自然可以进课堂和大学生交流。按照他的说法,今年3月,红音萤将以私人朋友的身份来访问从事性学研究达20年的彭晓辉。由于是学术研究,彭晓辉自然想邀请红音萤走进他的《性科学概论》,与大学生面对面交流。

  消息一出,一时舆论一片轰动。毫无疑问,如果AV女星真的能走进华师大课堂,那么这堂课必然将使华师大最具轰动效应的一堂课,其收听效果也必然是空前盛况并为其他课堂所不能比拟。但事实上舆论对此的关注,聚焦点莫过于两个,一是“AV女优”能否进课堂?二是“AV女优”进课堂会有什么用?

  众所周知,对于大学生而言,其课堂教学不管是必修还是选修,开设课程和组织课堂讲课的根本目的,还是为了教育人、塑造和引导人,从而为培养合格的人才奠定基础。即便是以《性科学概论》的方式出现的课程和课堂教学,也必然是以引导大学生树立正确的性观念、性道德、性意识,通过教育从而为大学生性健康奠定科学基础为授课目标的。那么这样的课程和课堂教学当然应该是严肃和科学的。但对于“AV女优艳星”而言,其代言的只能是日本色情行业,以及赤裸裸的色情意味上的性,而绝非健康意义上的性。

  如果让这样的“AV女优艳星”走进华师大课堂,那么给师生的感受恐怕只能是社会对非常非主流、非科学的性行为的宽容,也是对色情行业的一种认可,这样的课堂显然对于十大学生而言,不仅不会是一种科学的性引导和性健康的说教,反而会成为一种潜在的负面因素和畸形认识引导。倘若红音萤象苍井空在国内商业街成为轰动一样成为华师大学生的偶像,那么其对大学生科学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而言,后患可想而知。同时,华师大是一所师范性大学,如果这样的畸形成为华师大的“一景”,这恐怕也是让社会为之不安和担虑的。

  从另一个角度看,大学教育和大学课堂教学,即便是选修课和校内文化交流活动等,都必须建立在科学、严谨、专业的基础之上。对于一个曾经当红的“AV女优艳星”而言,除了没有专业的性学知识,有没有专业的教育教学理论基础,这种课堂也并不是一种纯粹的带有文化观念碰撞交锋性质的演说而是一种严肃的课堂教育教学活动,那么红音萤不管是从专业知识储备、教育教学技能还是从教育引导和培养造就人才的意义上,都无法承担起走上讲坛的重担。而其非主流的演艺人员身份,也是难以于严谨科学的性教育扯上勾的。

  当然,或许华师大性学教授彭晓辉看重的不是红音萤身上曾经的“AV女优艳星”身份,而是目前的防艾大使身份,看重的是其行为中所涉及的性学知识成分,但在“AV女优艳星”身上能有多少性学知识成分呢?现实中的防艾大使又何止是“AV女优艳星”一种对象呢?因此,邀请“AV女优艳星”走进华师大课堂,这除了能获取眼球效应和浅表层次的轰动之外,实为无聊之为,所以我劝彭晓辉教授还是少拿性教育当噱头,少拿严肃的大学课堂开涮,少在邀请红音萤走进华师大课堂上做文章。

  最潮乞丐全国行乞做慈善

  近日,最潮乞丐身穿名牌西装坐飞机,引发网友关注。据了解,“最潮乞丐”名叫周飞,精神绝对正常。最潮乞丐称,自己绝非炒作,而是想要走遍中国,而终极目标是做慈善。

  被网友称为“最潮乞丐”的周飞,坐飞机全国各地行乞,他打扮的很多人都以为他不是乞丐。“最潮乞丐”的称号让他走红的速度迅速飙升,而近日“最潮乞丐”又做起了保安,原因是没有钱坐飞机继续全国行乞,“最潮乞丐”做保安挣钱后再继续全国“特色”行乞。

  最潮乞丐穿名牌坐飞机

  穿西装、打领带,前卫的莫西干发型染成鲜艳的红色,脚边立着一只贴满航空公司托运标签的行李箱,这位型男却是一位街头行乞的“最潮乞丐”。25日,这位“打飞的”穿梭于全国大城市乞讨的“最潮乞丐”,来到重庆行乞、供人拍照。

  这位打扮新潮的行乞者名叫周飞,应该说他的整个造型在大街上就是一个超高回头率的型男,如果不是他手上端着一只乞讨用的碗,还真觉得他跟乞丐靠不上边。记者前天在重庆洋人街看到周飞的时候,他身穿考究的西装,据说这套西装花费4000多元,平时都不舍得穿,只有在行乞的时候才穿。发型是早上专门做过的,周飞说,每天早上他都要专门去理发店花15元把他大红色的莫西干头吹得丝丝直立为止。他一手把一根1.5米长的打狗棒扛在肩上,一手拉着行李箱,摆出各种姿势,吸引了很多过路人围观拍照。

  周飞向行人展示了他厚厚的一叠机票,这是他去年11月从温州出发开始乞讨的飞机票,从武汉到海口、南京到重庆。人们连连惊叹,乞丐行乞居然这么夸张。

  今年40出头的周飞说,他只有小学文化。14岁开始外出闯社会,混到去年,干脆自创了一身行头供人照相行乞。他说收入看天气和运气,最多时一天能赚个一千多元,最惨时完全没收入。从去年11月开始,他已经走了全国7座大城市。他跟路人开玩笑说希望通过他一路的乞讨行为,走出一点名气。他的目标是未来出席饭局收费八百元,上节目收费万元,为人代言产品则十万元。 围观市民评价说,“估计是想红,跟凤姐差不多,现在想红的人还真多。”尽管如此,但还是有人陆续给他行乞的碗里放钱。有年轻人说,出门在外不容易,就当帮衬一把。

  “你说是炒作,我这是炒作吗?炒作是一个中性词,而我是有计划性的。”周飞说未来自己想要走遍中国,而终极目标是做慈善。

  责任编辑:廖志良